《玄门史记:少天传》

流浪的法神本尊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金少天,阴司战神金太保之子。

    太保为阴司战神,后张王遣战北方,遂回玄门,长居于金家堡之中。

    少阴年,其妻宝儿夜梦有灵猴入怀,惊为异,后生少天。

    少天生来迟钝,七岁尚不能言,但天生神力,少时便可入山中徒手撕猎虎豹,然不知何故,明智迟迟不开。

    太保曾携此子入阴司见张王。

    张王相貌神武,重威严,少天见王大哭,遂首次开口言惧王威,金太保夫妇亦是激动泪流。

    众神尽皆大喜,雨蒙曰:“金兄之子七不言,不曾想今日见王,竟开金口,此子与王有缘。”

    张王鲜有笑颜,众神皆为奇,问张王为何这般欢喜。

    此时王已将无伤托付于护臣秦傲天于俗世,笑道:“此子日后当为新王护国之柱,有忠勇之心,心白如日月,有大神通,可为天下先。”

    王亲自留少天于王城数月,亲自悉心传授,并传绝世战甲于太保,令其日后交付于少天。

    甚时,王让少天骑于头上嬉笑游玩,此举亦前所未有。

    众神亦喜少天,雨蒙、凤总管亦传少天神通,其虽明智不开,但亦极有悟性,一学即会。

    少天顽劣,至二十余岁,亦是孩童心性,因宝儿宠爱,敢把天来翻。后因阴司内乱,张王不知所踪,各方妖魔乱政,太保为恶鬼疽所困,九轮回打开后,众神修为已大不如从前,不能克恶鬼疽。

    少天亦惨遭少都符手下绿袍之害,中了狗头咒。

    适逢无伤、紫衣入金家堡,遇顽皮少天,擅闯民宅,为狗头咒所困。无伤压制少天,并入金家,以无上佛法解毒咒。

    金太保为避战乱疗伤,亲赴西川,金家堡尽数被毁,少天亦追随无伤、紫衣。

    因为明智未开,少天终是孩童心性,多蒙紫衣、无伤待之如亲兄弟,不曾受得半点委屈,日后亦常感于心。

    待无伤入西川时,少天偶遇秋瘟,视其为祖,秋瘟亦知有缘,传授金脉与菩提之法、神格于少天,少天修为神速,后在阴山,秋瘟为邪王所害,少天遂厚葬恩师而离开。

    此后长伴无伤身边走南闯北,立有奇功,直至南须山,少天遇到长白仙派九尾狐妖小种子,初心萌动,告别无伤,随小种子、胡老爷入燕家。

    燕氏父子贪婪无度,设下阴谋,囚禁胡老爷与小种子,少天有神力,以一己之力,救小种子,逃于千军万马。

    时,无伤已在江东王城立足,少天携小种子来投,此时小种子因身患生死符,痛不欲生,生机渺茫。

    少天每日愁苦落泪,无伤心有不忍,遂放弃王业,与少天去长白求仙药。

    至长白,少天护无伤先后战败无面、胡二爷,重振长白仙门,再立新功,并终寻的仙方,救得小种子性命。

    后无伤前往沙漠,入夜叉城,少天与夜魔随菩萨往昆仑,见生父太保,母宝儿,终是父子团聚。

    此时,众圣师都奉阎君秦剑的遗言为无伤重铸真身而奔波,少天奉菩萨与父命,前往水帘洞等寻得生死簿诛字部。

    无伤归来,会与血海宫外。

    此后亦随无伤征战四方,无伤一统阴司地府,传位天帝。天帝亲自主持少天与小种子大婚,并赐封为铁帽王,金家世袭罔替,为阴司藩王,镇于玄门王都。

    少天不就,称只愿追随无伤,来日入俗世,亦不肯入功臣阁,天帝知他心意,遂许他日后自行入俗世。

    与天魔决斗时,无伤身边只跟随破军、少天与五百护卫。

    无伤入通天塔,少天与破军于黄沙中苦等半年。

    后三英大战魔天,无伤被擒,少天与破军亦身受重伤。奈何桥畔,少天亲眼见证无伤身死,心神伤之。

    后夫妇二人入昆仑,无伤等人入俗世,少天亦请随之。

    菩萨问:“你二人的命数,无伤早已经经天道轮回而改,此一去,须毁道行,为凡身,更要削去记忆,福祸未知,你可愿意。”

    少天答:“我等夫妻二人,愿随兄而去,虽万死亦不辞。”

    菩萨曰:“善哉,请示天帝,即可下界。”

    天帝知其情深义重,不敢阻拦,遂准其下界。

    少天与小种子被削去灵根,断明智,到了江东,两人因无父无母,又爱贪玩,遂与街头厮混。少天重义气,有臂力,敢为先,为青年们所敬仰。

    少天后遇江东无伤,双方结下梁子,火烧快递店,两人积怨欲深。少天与手下亦重创无伤,折毁无伤双臂,虽医治得当,但亦使无伤双臂无力,每逢阴雨天,痛不可当,一生难安,亦难从他业,终是平庸无为。

    是时,黑子在江东助夜魔重建祥云寺,黑子与朝阳本是无伤俗世护法,闻其为人伤之,大怒,欲杀恶人。

    两方相见,黑子却是有明智,知是少天,夜魔亦曰:“武帝在时,少天有护主大恩,武帝亡,金氏夫妻甘愿毁道行而随,是为大义。此亦武帝欠他之因,今日得果,也是上天注定,该有此劫。”

    遂请白朝阳、张阎王出面,化干戈为玉帛,但少天与无伤终生结怨,互不相见,见亦不语。

    无伤一生无为,亦恨其久矣,自认终生为金贼所害。直遇暮年夜魔开解,方平息心中怨气。

    此后,黑子与朝阳引少天、小种子二人入正道,与白朝阳一同打理产业。

    少天与小种子在俗世育有一子一女,其子日后为江东首政,其女亦教书育人,性情温婉,子女尽皆孝顺,儿孙满堂。

    天帝五十年,无伤卒,朝阳奉天帝、菩萨旨意打开金氏夫妻明智,告诉其真相,二人年迈才知无伤乃兄长,悔不当初,心中万般悔恨,悔不该伤其兄。

    时逢夜魔、朝阳护送无伤魂魄入阴司,金氏夫妻心知尘缘已了,不愿留世,愿再随兄长而去。

    二人心中痛苦,郁郁不欢,不久亦忧愁而亡,随无伤而去。

    入得阴司,天帝亲见少天,称之为叔宗。少天心中有愧,日夜难安,几近癫狂,天帝开解无果,遂引于菩萨。

    少天夫妻见得菩萨,泣拜曰:“我等因大错,让兄长苍茫一生,碌碌无为,兄长恨我入骨,终不曾待见我,每每念及往日之情义,心中苦痛安不得。”

    菩萨曰:“无伤一生自请尝遍人间万般之苦,不愿富贵荣华,但求平庸而为,是以朝阳等,明知其苦,不敢助之。你下界亦是他之苦,体肤之劫,他无为之因果,本是他自定天意,何须自责。”

    二人心中仍是自责,直至天帝允许,重开无伤明智,无伤醒悟一切因果,兄弟痛哭相认,不诉凡间之殇,只言兄弟情义,无伤此亦大彻大悟。

    天帝两百八十三年,少天夫妇随无伤携凤后、白灵、紫衣三人出地府,游长江,终生随水神长居于江东之水,不再出。

    少天夫妇亦于江上常佑后人,被天帝封为江东水神。

    赞曰:“自少痴儿兄如父,赴汤蹈火送亡兄,龙凤涅槃下凡尘,天定劫难两相负,缘何两相恨怨生,终是兄弟心连心。”

    评:少天、小种子,他们的单纯,千金难买,玄门绝无仅有,真性情,真义气,从不知何为惧,何为恨,他们是玄门最美丽的一道风景线,也是最可爱的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