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车祸

小刀锋利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肖扬也有几分情动。在王家村乡下那种幽静的地方确实是刺激。但终究少了一点安全感。这种东西对男人来说可能屁都不算。但对女人来说。却是十分重要的一点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女人不喜欢在野外**一样。没有安全感。

    石志龙心里也高兴的很。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见女朋友董盈了。两人感情好的很。几日不见便如隔三秋的。今天董盈给他发了个信息。说是人已经到了江南市了。这让石志龙有些惊喜。董盈比他小挺多。加上家庭条件很不错。所以石志龙一直都很宠着这个小女朋友的。像这次这样突然间给他惊喜。还是第一次呢。

    车子开进江南市。石志龙吞吞吐吐的:“肖少。等下。你能不能自己回去?那个……董盈过来了。”

    “啊?”肖扬在后面正有些迷迷糊糊的。坐长途车的困倦在这时侯体现的最明显了。“董盈来了?那一起接着。去吃饭。你怎么不早说啊!”

    “我也才知道她刚给我发短信的。”石志龙一脸幸福的说着:“那个一起吃饭就不用了。我们俩。呵呵。”

    “啊……你这家伙。哈哈!”肖扬好容易有了打趣老石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了。又笑着调侃了石志龙几句。

    这时候车子行进到市里。路上信号灯多了起来。好容易等一个红灯过了。绿灯亮起来。石志龙启动车子毫无滞涩的开出去。却在那头一辆奔驰六百高速行驶过来。丝毫没有看见头上大大的红灯一样。冲着肖扬他们的车就撞了过来。

    肖扬和胡琳两人毫无感觉的。石志龙却是在千钧一发的时间一脚油门踩下去。因为车子已经启动了两三秒。不过终究是越野车。加速的性能要比跑车差的很多。肖扬感觉到车子似乎猛的被撞击了一下。身子一下子压到胡琳地身上。而胡琳也因为没有思想准备。整个人在后面给颠起来。然后一头撞在玻璃上。发出咚的一声。肖扬一时间有些发懵。却听见前面的石志龙怒骂了一声。然后一声尖锐的刹车声。立刻回过头问道:“肖少。你们怎么样?”

    肖扬才反应过来。赶紧把胡琳抱在怀里。却见一道鲜血从胡琳地额头上流下来:“琳琳。疼不疼。怎么样?”肖扬大急。也顾不得去想是怎么就飞来横祸的。

    胡琳冲着肖扬安慰的一笑。然后自己用手摸摸。摸了一手的鲜血。不过看着肖扬急的眼睛都红了。还是柔声说:“没事。就是额头破了一个口子。真没事地!”

    这时候后面跟着的张庆涛吓得不行。心说这到底是车祸还是谋杀。看着路虎车棱角分明的后面大灯都给撞碎了。刚刚好像见路虎提速来着。如果不加速。恐怕这下子就撞到后车门上。如果那样的话。肖少岂不是都有危险了?

    “快去医院!这里你看着处理下。反正横竖都不是咱们的错。”肖扬胡乱的把自己的衬衣解下来。撕了半天没撕开。气的一把扔在一旁。石志龙却从杂物箱里拿出一卷绷带。让肖扬先给胡琳缠上。免得破伤风了。

    肖扬一下车。看见撞自己车的是一辆奔驰六百。再一看拍照挂的还是军队地。心里冷笑一声。这种车十个有九个是假的。剩下一个是套牌子的。

    看见张庆涛在后面。这时候后面堵了长长的一溜车。刺耳的喇叭声不断响起。肖扬看着下车地张庆涛。喊了一声:“涛子。先送我们去医院!”

    这时候奔驰车上才下来人。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衣冠楚楚的。走路多少有些摇晃。看起来像是喝了酒的。从副驾驶上下来一个长的挺漂亮的女人。看起来倒是文文静静的。不过一张嘴让人十分不爽。指着看自己车情况的石志龙骂道:“妈的。瞎了眼的玩意儿。会不会开车?把我们奔驰撞坏了你赔得起吗?傻逼司机!”

    中年男人看了一眼奔驰碎掉地右侧前大灯。脸上也露出愤怒的表情。指着石志龙:“你是哪个单位地司机!会不会开车。你抢什么道啊你!”这话一出围观的都有些看不下眼了。心说抢道的是谁啊。你丫是瞎啊还是脑残。看不见那个大大的刺眼的红灯?闯红灯刮了别人的车你还有理了怎么的。不过一看这人开的是大奔。也就没有几个人有心思上来理论了。这年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能开大奔的。又怎么会是一般人呢。

    肖扬冷冷的扫了这辆大奔一眼。记住了车牌号。然后又喊了一声有点动怒的张庆涛:“别理他。老石能解决这种事的。”

    张庆涛点点头。回去发动了车子。肖扬扶着胡琳刚要上车。却被那年轻女人看见。立刻嗓音尖锐的喊道:“就是他们两个。刚刚他们两个从那辆车上下来的。不能叫他们跑了!”

    肖扬忽然回过头来。刀子一般森冷锋利的眼神盯着这个女人。把她吓了一跳。气势顿时弱了下来。肖扬没有再说什么。扶着胡琳进了车里。这时那个中年男人借着酒劲。上来一把搭在肖扬的肩膀上:“妈的。我老婆说的话你没听见啊。还他妈敢瞪。不想活了你!”

    肖扬压着的火终于爆发出来。回头给了这中年人一个清脆的大耳光。跟着石志龙和张庆涛两人带练不练的。也有三四年了。虽说一直都不怎么用心。不过打这样一个喝了酒的中年人。再有两个也不怕啊。

    中年人被打的一个趔趄。没等站起来的时候肖扬上去又是一脚。给踹出挺老远。然后看着那个被吓呆了的女人。冷声说:“找死也看看地方!一会跟你们算账!”说着钻进捷达车。看着双眼也冒出火星的张庆涛:“快开车。”

    胡琳两手抓着肖扬的胳膊:“我没事。犯不上因为这个得罪人的。”

    “去***得罪人!”肖扬咬着牙说道:“这要是个走道的。他们这样开车能给撞飞出二三十米去。你信不信?不说这个。生气!涛子。你稳点开。咱们去就进的医院。这辆车我记住了。跑不了他地。”

    被肖扬吓住的女人等到捷达车消失了才反应过来。掏出一个灵巧的手机。开始激动的打起电话来。这时候交警部门地人也到了现场。开始维持起现场的秩序来。一些围观的行人也被清走。然后找了几个目击者开始问话。其实这种交通事故很好判定。目击者众多。而且中年男人一嘴的酒气就算离他两三米都能闻见。根本就不用测试了。

    交警理所当然的也是这么认为地。不过在看到那辆奔驰六百的时候迟疑了一下。事实上。这两奔驰六百在交警队里太有名气了。整个江南市没有不知道这辆车的交警。每年平均闯红灯的次数超过五百次。也就是说。平均每天一次半。这样的车要不是有背景。恐怕就算是罚款也给罚死了。

    年轻女人抓着一个交警激动的说刚刚那辆车擦坏了他们的车。还把他老公给打了。交警看了一眼身上都是灰。脸上也有五个巴掌印的中年男人。心说你还装逼。你大哥最近都夹起尾巴做人了。你还敢这么猖獗。心里想着白了一眼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心想着好好一个小姑娘。怎么一张嘴跟吃了狗屎似的。交警冷冷地说道:“你们是夫妻关系?”

    年轻女人被问的愣了一下。随即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指着交警的鼻子骂道:“你他妈放屁!我们是不是夫妻关你什么事儿!管好你自己的嘴巴要不然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地!”

    中年男人这时候酒劲清醒过来点。心说今天这个人可丢大发了。冷着脸看着这个交警。说了一句:“你知道我是谁不?”

    交警点点头。说:“我只知道肇事的一方是你!至于你是谁。跟我没关系!”

    “呵呵。硬骨头啊。看起来也不年轻了。倒是挺冲动的。”丁忠路冷笑了一声。然后说:“用不用我给你们赵队长打个电话?”

    交警也笑了。说:“你还是直接给栗局打电话吧。赵队长已经被调走了。”

    丁忠路脑袋晕乎乎的。冷笑:“栗局就栗局!当我不认识栗天华么!”说着拿出手机拨了出去。其实丁忠路是知道沈局长是罗天佑的人。不过那又能怎么的了?这江南市。是丁忠言的地盘。其他人都靠边站!

    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围观。这里的交通一度混乱起来。那个年轻的女人双手叉着腰。脸上始终挂着冷笑。丝毫不在意围观人群的指责。

    由于这里是十字路口。大量地车被堵在这里。排起了长龙。喇叭声此起彼伏的。过来地几个交警队的赶紧打电话给附近派出所。让他们派出警力协调疏通交通。这个点虽然过了五点半的那个下班高峰期。却是要接近晚上商场下班的点了。不疏通开。后果就严重了。

    中年男人这时候拿着手机干脆钻回了车里。电话打到市公安局局长栗天华那里。栗天华一听对方是丁忠路。愣了一下。随即不动声色的问道:“忠路老弟有事?”

    “嗯。栗局长。你的手下好威风啊。我在这里出了点交通事故。居然把责任认定到我们头上去了。而且那边的两个当事人还坐车走了。我十分怀疑这里面有问题。我怀疑你们的交警执法有问题!”丁忠路在车里说道。

    “你他妈说话都大舌头了。还敢说我们执法有问题?”栗天华恨不得骂丁忠路一个狗血喷头。不过在不了解详细情况之下。也不能随便发言。想着。说道:“哦。那好。我马上过去看一下。”

    放下电话。刚要给那边交警队打过去。电话响了起来。是一个了解了现场详细情况的交警打过来的。说了一下责任方。同时说明了奔驰的驾驶者丁忠路肯定是醉酒驾车。

    栗天华放下电话。忽然冷笑几声。丁书记啊。你有一个好弟弟啊。想着。把电话打给罗天佑。

    十多分钟之后。丁忠言接到罗天佑的电话。听罗天佑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放下电话的丁书记气的把自己办公室那套新茶杯又给摔了好几个。

    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火。把电话打回给栗天华:“栗局长。这件事你不要考虑我。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这种无视交通法规的人。不好好让他清醒清醒。指不定那天被人家撞死在道上!”说着挂断了电话。

    栗天华心想。老家伙改性了啊。这话以前的丁书记可是不会说的。肯定会打电话给他:“小栗啊。你看。也不是多大的一件事。差不多就行了。要不。你们多罚他点款。反正他有钱……”

    这就是以往丁书记的作风。可没想到自从那件事情之后。丁忠言像是换了一个人。完全没有了以前的专横跋扈。为人也低调谨慎起来。让这些人都纳闷的同时。却找不到原因。

    不过这不重要。反正栗天华跟丁忠言一直也都是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丁忠言好几次要动栗天华。都没得逞。作为市委常委。政法书记兼公安局长。栗天华怎么可能一点靠山都没有。省会城市的水。总是更深一些。而且丁忠言他并不是省委常委。这点很重要。

    电话打给那边交警支队的。要把丁忠路当场给拘留。还有那个女人。也一并带回去审查。至于那辆车上的伤者。也要他们去医院看一下。顺便做个笔录。

    丁忠路可没想到自己这一通电话打的反倒把自己给打进局子了。顿时嚷嚷起来。不过早就对他不满的这些交警给他来了几下狠得。这家伙顿时老实了。不过嘴里还嘟囔着。等以后他的报复。

    那女人也吓傻了。灰溜溜的被带上车。这时候不少围观的群众都自发的鼓起掌来。在他们看来。这就是正义的力量打到了强权。可谁知道事情的真相竟会是牵扯了很多场外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