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随侯珠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人生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跟最想结婚的那个人结婚,跟最爱的那个人过一辈子,虽然我们可能都花了很久的时间去等这个人,甚至怕他永远不会来。

    ——

    关于韩益阳的求婚,其实真算得上韩益阳人生最失败的一次行事了。

    在求婚前,弟弟韩峥给他出了不少主意,比如电影院的浪漫式,在一场动人的爱情结束后,影院屏幕突然换变成了他的求爱誓言,然后他赶紧在大家还没有散场之际当场下跪求婚,造成众人围观起哄的现象。

    关于这个,韩益阳还真豁不出脸,即使能豁出去,这个求婚也不适合他和甸甸。

    第二:简单的烛光晚餐之后展开真情告白,最简单最传统也最经典,但是经典有余新意不足。

    第三:拉风车队式,具体效仿网上某某求爱门,韩益阳直接拒绝了,真是越说越离谱。

    第四:在这个炎热的夏天里,轻微的摩擦就可以干擦烈火荷尔蒙突突突得开始碰撞,所以韩峥真心建议道:“基本上在床上求婚成功的概率很大,因为那时候女人是最容易心软抵抗力最弱的时候,当然前提条件鹊原因被韩老太太强制禁止了,韩峥是为了商商和牛皮糖不吸自己的二手烟而主动戒烟,至于韩益阳,是因为程甸甸无意的一句话:“我不喜欢吸烟的男人,因为有口臭……”

    口臭,韩益阳听到的时候沉默了很久,然后问程甸甸:“我不常吸……”

    “啊,我没有说你啊,我是说我的一个男同事,你不知道他在我身边说话……”

    “他在你身边说话,很近么?”

    “啊啊啊啊啊啊……”真是越说越黑了。

    但是自此,每当有人给韩益阳递上烟时,韩益阳都拒绝了。

    大家也很好理解,年龄大了么,结婚肯定本着孩子去的,戒烟准备迎接家庭新成员呗。这样一想,他们也不敢勉强韩益阳吸烟了,何况他们也不敢勉强。

    韩老部长因为全部的烟都被剿灭了,所以现在想去儿子那里拿几根减减瘾基本也不可能了。

    ……

    关于如何求好这个婚,韩益阳这方面的脑细胞是不够想的,但是不够想不代表他没有要求,反而要求高得要命。

    不能太虚太作太张扬,但是也不能太没有心思,那别出心裁又具有意义的,最好要格外有回忆价值的。

    所以韩益阳那天因为想法太多,脑袋就抽了,真的抽了。

    他把求婚戒指藏在了军区一个树林训练营,晚上带着程甸甸一块儿探索寻找。

    这一路,别说是蚊子了,什么癞蛤蟆啊,蟾蜍啊、猫头鹰啊、啄木鸟啊……最后终于闯过九九八十一难,好不容易借着手电筒找到了这枚藏在一朵野花下面的戒指时,程甸甸已经哭了。

    不是假哭,是真的哭,夜晚虫鸣鸟叫,黑漆漆的树林里程甸甸头顶沾着那样草这样草来着的,微弱的月光下,一张小脸哭得梨花带雨:“呜呜,我要回家……呜呜呜呜……”

    所以回去时,夜黑风高的树林里,是韩益阳背着小媳妇一步步朝部队小院走回去,一路上程甸甸还一边抽着鼻子一边抱怨自己被咬了多少口。

    当然再糟糕的求婚场合也有值得回忆的地步,比如求婚台词,虽然除了男女主角外只有什么虫啊鸟啊蛇啊在听,但是总体还是比较感人的,尤其是因为某人最真挚的承诺。

    有些男人的承诺只是一句嘴上话,有些男人,说出来就是一辈子。

    最后韩益阳把程甸甸背回军区校园,程甸甸还赖着不下去,所以之后韩益阳又背她上楼洗漱、背她上床睡觉、背她下床如厕……

    这样的甜得发腻的感情,原来不止是发生在情窦初开的年龄,即使再晚的年龄遇上了,只要是对的那个人,相处起来依旧可以甜得发腻。

    爱情来得有点晚,但是它还是来了,两个都成熟的人,相比少男少女,更容易让这段爱情发展成比爱情更深厚的感情——变成一段相濡以沫的婚姻。

    求婚结束,当然是结婚,不管是黄金剩男韩益阳还是小剩女程甸甸,渴望组成一个小家的心都是强烈的,尤其是在遇上心中那个人。

    所以结婚就来得很快了。

    ——

    关于婚礼,韩益阳和程甸甸两个人都弄得简单一点,但是有两个爱操心的妈妈,他们两人的婚礼注定不会简单到哪儿去。

    韩老太太放话了:“咱们老大虽然年纪大了点,但也是头婚,怎么能马虎,还有甸甸,那么讨喜的一个姑娘,我们家好意思简单准备。”

    如何可以,韩益阳和程甸甸都希望两个人自己亲自举办一个婚礼,不用太复杂,请一些亲朋好友见证下,因为繁琐,往往会给幸福造成负累。

    但因为真是一件好事,负累就负累吧,就像韩峥说的,只有一次的婚礼,你不想给她最好的?

    婚礼办两场,一场在s市,一场在鹿侨,s市的婚礼跟韩峥跟商商那场差不多,不过多了牛皮糖三只当花童。

    婚礼上糖糖是洁白的小花裙,皮皮和牛牛都是整齐的小西装,打上可爱的蝴蝶结,配上发型师专门打理的发型,这三只幸好比较矮,不然真要抢了新娘新郎的风头了。

    韩家亲戚多,程家更多,相比s市的婚礼,鹿侨的婚礼要更中式,程甸甸一身绛红色旗袍,韩益阳也是复古式民国风西装,因为程甸甸穿上了十公分的鞋子,两个人走在一起,很是登对。

    男才女貌,佳儿佳媳。

    之前提亲只有韩父韩母去,现在正是办婚礼了,韩峥、商商,还有牛皮糖都提早两天飞到了鹿侨。

    程家虽然没有韩家那么大,幸好家里房间还是足够的,尤其程爸爸还贴心的准备了卡通的上下铺给牛皮糖。

    糖糖睡下铺,牛牛皮皮两只睡上铺,不过睡了一晚后,由于皮皮太过于吵闹,皮皮被赶下来睡了地板上的小垫子。

    那小垫子虽然是新的,但原本是程甸甸买来给自家那只卷毛睡的,早上进来查房看到皮皮盖着小毯子睡在那里,萌地一塌糊涂,连忙拍了照片珍藏起来。

    ……

    两家人的婚礼,用两个妈妈的话来说,等了那么多年终于等上了,所以不管是s市的婚礼,还是鹿侨这场,两个妈妈都已经准备得面面俱到了。

    但是当事人还是要参与到准备婚礼的过程中,程妈妈跟甸甸商量,甸甸跟韩益阳商量,这样有商有量准备出来的婚礼,就格外合乎心意了。

    虽然热闹繁琐了点,但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幸福。

    程甸甸和韩益阳回鹿侨的时候,赵敏正巧出差在外面,电话里语气格外抱歉:“甸甸,不能过来帮忙真对不住,不过婚礼那天我一定会赶回来的。”

    程甸甸笑了笑说:“没关系,工作重要。”

    生活真是永远猜不到走向,比如她会在赵敏之前结婚。

    赵敏和程明阳原本就要结婚了,因为上次赵妈妈的住院,程明阳的母亲就找人算了算,认为两个人今年结婚不合适,结果明年结婚又会克到子嗣,好好的婚礼推迟到了后年开春。

    ——

    因为程家有自己的酒楼,婚礼就不找别人的酒店了,就在程家自己的酒楼举行,酒楼规模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好歹是包了全场啊,而且自家的东西,打理准备起来都很方便。

    结婚前,程甸甸大学好友顾明明送了一组很可爱的首长和首长夫人q版图作为贺礼,程甸甸那个看了喜欢呀萌芽呀,赶紧叫韩益阳来看,韩益阳看完后默了下:“好看是好看,但是不觉得我们都傻了点,当然你还有你的神韵,我的话……”

    程甸甸一口咬在韩益阳的手臂上,虽然这样,这组q版画有军装版、婚纱版、休闲版……在结婚礼上大肆的复制在喜糖铁盒,喜帖、喜饼、纸巾等等物件上。

    婚礼总结:虽然这次婚礼两只婚礼主角年龄都大了点,但是婚礼比很多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都要可爱温馨。

    程甸甸有意见了:“我很老吗!!!明明也是二十多而已!!!!!!!”

    ——

    婚礼结束的第二天,新郎新娘就不负责任地飞去度假了。

    在程家的新婚夜时,韩老太太告诉牛皮糖,晚上悄悄去小伯母的房间拿一样东西,第二天可以找伯父用红包来换。

    牛牛拿了一双鞋。

    糖糖抱了一个枕头回来。

    皮皮拿了一盒……计生用品……

    原因是这个东西他有点眼熟,因为在爸爸妈妈的房间也看到过……潜意识里皮皮觉得是很重要的东西,很重要!!!

    请各位书友访问9‍‍‌9‍‍‌9‍‍‌w‍‍‌x.c‍‍‌o‍‍‌m最新章节,手机同步请访问sj.9‍‌9‍‌9‍‌w‍‌x.c‍‌o‍‌m,纯绿色清爽。敬请记住我们最新网址9‌9‌9‌w‌x.c‌o‌m

    <div c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