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随侯珠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十六章

    韩益阳翻过身,睁开眼看着探着脑袋趴在他床头的女人,外有有柔柔的月光从飘纱的窗帘透进来,但是在不开灯的夜晚室内,光线依旧晦暗,但是此时韩益阳的眸光却是亮亮的,好像是外头漫天的星辰都落在了他眼里,那么熠熠生辉。

    “你是过来说话的?”夜晚男人声音更加磁性。

    “是啊,之前我们不是没有聊完吗?”程甸甸说,语气倒不像是在戏弄他,里头带着认真。

    韩益阳半撑起身子,不知不觉间轻轻叹了口气,打开床头灯。

    嘠哒一声,灯光驱赶了黑暗,顿时橘黄色的灯管柔柔地打在男人俊朗的面目上,像是给他打了强化的柔化,完美无可挑剔的面部轮廓更显得行云流水般流畅。

    帅得让周围的一切都失了光彩,全部沦为背景。

    程甸甸是一个矜持的好女孩,但那只是对其他男人;对自己的男人,她一向是能调戏就调戏,能揩油就揩油,一只手已经很顺其自然地拉上了韩益阳的睡衣。

    韩益阳靠在床上,真的摆出一副陪聊的姿势。

    然而程甸甸可不想就这样坐在床边跟韩益阳聊天,因为这样实在像是母亲对儿子促膝长谈的样子,所以她便利索地脱掉拖鞋,爬上床,然后像一条灵活的鱼儿,在韩益阳瞬间愣神的工夫,溜进了他怀里。

    这样就舒服了。

    韩益阳低头扫了眼怀里的女人,整个人也立马精神了。

    其实被人追求多了的男人,像韩益阳这种本生性格又那么疏离和沉默的,并不是很喜欢太主动的女孩子,只是男人对自己中意的女孩,原则啊,底线啊,标准啊这些完全失去了效力。

    程甸甸一只素手放在韩益阳背后,一只放在他精瘦的腰身上:“首长,我们聊聊彼此的青春岁月吧。”

    韩益阳现在真的一点也不像聊青春这种纯洁的问题,他倒变得像一个青涩小伙子,胸口烧着一股熊熊的烈火,眼里心里挥之不去的都是甸甸半躺在他怀里露出的白皙娇嫩肌肤,嫩得可以掐出水来的肌肤……他很想用她的水覆灭自己身上的火。

    只是韩益阳毕竟是韩益阳,他轻咳一声后,还是开口跟眼前的女人这样说:“甸甸,你先回去,我们明天早上再谈论这个问题,好不好,嗯?”

    最后的“嗯”字,嗓子已经干得发痒。

    “你是困了吗?”程甸甸抬眸询问,偏偏纯洁得没有任何杂念。

    明明是故意的,还在装?韩益阳不能说什么,只有叹气,然后他发现自己连叹出的气都是热的。

    其实男人都是矛盾的,韩首长也一样,他一边调整手臂让怀里的女人有个舒服的躺法,一边君子地开口:“甸甸,你不怕我起什么不轨之心?”

    “当然不怕,这可是我家啊。”程甸甸知道韩益阳在想什么,一脸笑眯眯地摸了摸他的眉毛,白皙的手指手痒地在眉骨上绕了两圈,“如果不想,喊两声就可以了,如果我想……”

    程甸甸没有说完,韩益阳稍稍转移视线:“好吧,你开始说吧。”

    灯光幽幽的光线落在抱在一起的两人上,说是抱在一起,其实是程甸甸像一条章鱼似的黏在韩益阳身上。

    “我读书的时候当了好几年的劳动委员,你呢?”程甸甸开始打开“青春”这个话题,不等韩益阳回答,一只手越过他朝开关伸去。

    韩益阳整个人震住了:“甸甸,你做什么!”

    “关灯啊,说话又不需要开灯,给我家节约点电费也好啊。”程甸甸说得理所当然。

    韩益阳不说话,此时他说得越多,越是在掩饰什么。

    “你呢,你小时候怎么样,是不是从小五条杠那种?”

    “哪有五条杠。”韩益阳低低的声线带着一丝笑意,“最多三条杠。”

    “我以前只有一条杠呢,你居然有三条杠。”程甸甸放在韩益阳的腰上的手有点手痒地弹起来钢琴,被韩益阳不留痕迹得按住。

    “原来你也有杠啊,是因为劳动特别积极的关系?”韩益阳让自己放松点。

    “你看不起我。”程甸甸真想咬韩益阳一口:“我还学习标兵过呢。”

    韩益阳摸了摸程甸甸的长发:“哦,原来那么厉害过……”

    程甸甸不爽得哼哼唧唧,顿了下开口:“其实小时候我并不爱学习,直到高中才努力了一把。”

    “我知道。”韩益阳应道。

    “你怎么知道?”

    “刚刚你爸把你小学的成绩单给我看过,有点……”

    “有点什么!”

    “惨不忍睹。”

    “韩益阳!”程甸甸猛地要从韩益阳怀里爬起来,又被韩益阳一把按了下去,声音沙哑,“别动来动去。”

    程甸甸笑了一下,乖了。

    “你知道我高中为什么就努力了?”程甸甸言归正传,声音平平地并没有多少情绪。

    “脑子开窍了?”

    “是情窦初开了。”程甸甸说,有时候心里磊落,说出来内容再暧昧也是一句陈述句,“我以前挺喜欢他的,高中三年,大学四年,差不多7年吧,后来发现他是一个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就不喜欢了……”

    吃着碗里瞧着锅里,韩益阳楼了楼怀里的女人,帮她调整了一个位置,“你还真不怕我吃醋。”

    “我就是像让你吃醋啊。”程甸甸笑眯眯地看着一脸无奈的韩益阳,“不过首长啊,你要有自信啊。”

    “我当然有自信。”韩益阳不轻不重地强调一个事实,“现在人可是在我怀里。”

    “坏蛋!”程甸甸“娇羞”地把脸埋在韩益阳胸前,然后低低开口,“首长,以前也有很多女孩子为了能配得上你而努力学习吧……”

    “不知道,如果事情真像你说得那么具有积极意义,也算是功德。”韩益阳说。

    程甸甸:“的确是这样子,可惜你她们总归没有我那么幸运,她们曾经的男神,现在还不是在我家床上……”

    韩益阳:“咳咳咳咳……”

    “首长,回去之后再跟你说这个秘密好不好?”

    “现在不可以说吗?”

    “不可以,我打算找个好地方再说。”

    “好吧,随你。”韩益阳又摸了摸程甸甸的头。

    程甸甸配合得在他怀里蹭了蹭。

    孤男寡女,这样的夏夜,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旖|旎,稍微的一个触碰就可以让周围的温度一下子就上升起来,然后引发类自燃一样的生理反应。

    空气分子剧烈运动着,床上的男女倒是突然安静下来,而韩益阳一双眸子更亮了。

    程甸甸触碰到韩益阳的眸光时,紧张得吞了一口口水,脑子不停想起刚刚跟顾明明打电话的内容“程甸甸,你就不想验验货……”

    验验货……

    怎么验?

    程甸甸紧张得放在韩益阳腰上的手已经开始“一搭一搭”得上下抖动起来。

    而这一次,韩益阳没有再按住她的手。

    程甸甸不敢看韩益阳,但是她觉得自己下面提出的要求如果不看韩益阳的眼睛,实在有点不真诚,所以她认真的抬起头,认真地开口问:“首长……可以给我看看吗?”

    好娇羞,外头的月亮像是听到了程甸甸话,躲进了黑夜的乌云里,月亮躲起来了,整个室内更晦暗了,只剩下两双相互看着对面的眼睛。

    “那么黑,你也看不到啊?”韩益阳提醒说,话一说出口,他也觉得自己疯了,疯了,都疯了!他说的是什么,他应该把这个女人像小鸡一样拎回她自己的房间啊。

    “那我用摸的……”程甸甸又吞了一口水,小心翼翼地问。

    如果韩益阳没有听错,他在里面听到了一丝请求……这事这样本末倒置了?

    ——

    同时住在楼下的程爸爸认真仔细地跟程妈妈说了自己闺女和赵敏的事,包括甸甸喜欢了程明阳多少年,包括赵敏把自己闺女的日记本里的秘密如何像一个玩笑话一样说出去。

    程妈妈听完,真的沉默了。

    她起身上楼,打算找自己闺女谈谈。

    敲门,没有应。

    按理说时间还早啊,是不是在厕所,程妈妈又喊了两声甸甸的名字:“甸甸?”

    程妈妈的声音传来,程甸甸正对韩首长行……不轨之事,她一下子心理素质不行,妈妈的声音让她一紧张,下手便重了。

    此时此刻,再强烈刺激,从韩益阳嘴里发出来也只是轻轻的一声“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