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随侯珠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六章

    “哪里疼了?”程甸甸蹲下身子,上下打量了小孩,察觉到小孩只是吓唬她后,摆着脸矫正说,“刚才明明是你撞了我好不好?”

    “不是。”小孩非常肯定得回答,“我是小孩,你是大人,小孩怎么撞得过大人。”

    还真是一个逻辑清楚的小孩。

    “好吧,快点去找你的爸爸妈妈吧。”程甸甸说。

    小男孩眨了眨眼睛,走了。

    结果程甸甸转了个弯,又看到这个“小男孩”趴在鱼缸旁踮着脚尖看热带鱼,程甸甸上前拍了下他的脑袋:“你怎么还不去找爸爸妈妈啊?”

    小脑袋慢悠悠转过来,虽然穿着相同的衣服,却是两个不同的小孩,小男孩微微蹙着眉头:“小姐,我认识你吗?”

    程甸甸有点尴尬:“不好意思。”

    “没关系。”小男孩继续转过去看五彩斑斓的热带鱼,正在这时,一道有点熟悉的老太太声音从不远处传过来:“牛牛,皮皮哪儿去了?”

    看来是双胞胎,程甸甸没有回神地想,只是真还没有想到,双手就被人拉住了,她收了收神,韩老太太已经立在她的跟前:“程小姐,好巧。”

    程甸甸:“巧,韩夫人。”

    “叫我阿姨。”

    “阿姨……”

    就在这时,一个保姆模样的女人把之前的小男孩抱了回来,另一个保姆抱着差不多大的小女孩从房间里出来,小女孩拿着一个手机说着话:“奶奶,爷爷问你离家出走能什么时候回去?”

    小女孩表达得不是很清楚,程甸甸却听明白了。

    韩老太太呵呵笑了两声:“小孩子胡说八道。”

    程甸甸配合地笑了两声:“我朋友还在包厢里等我,我先回去了。”

    韩老太太抱起一旁看鱼的牛牛:“好吧……有空程小姐……甸甸来家里玩。”

    程甸甸不知道是应好还是不应好,扯着嘴角看着韩家的三胞胎:“真可爱啊。”

    “谢谢。”唯一的女孩糖糖是一个臭美的女孩,耳朵灵得不放过一句赞美之词,导致一旁的皮皮不屑的哼了哼,做了一个鬼脸。

    还有一个是小绅士牛牛,小帅哥一枚,打量着程甸甸看又看,满眼探究。

    韩老太太和两个保姆带着三胞胎离去前,又让三胞胎一块儿跟她说再见。

    小孩子声音软软蠕蠕,程甸甸非常受用,歪着头脑袋跟他们挥手告别,转过身的时候,玉立在不远处的程明阳正定定地看着她。

    程甸甸张了张嘴,是一句干巴巴的:“嗨。”

    程明阳微微靠在廊墙上,头顶是一副少女油画,他冲她扬了扬手上的手机,语气很是随意自然:“还以为你不想付饭钱逃走了呢?”

    程甸甸笑:“是啊,没想到还是被你们发现了。”

    是你们,而不是你,程明阳脸上的笑容僵了僵,然后走进了包厢。

    饭后结账,程甸甸去结账,赵敏右手拍了下未婚夫程明阳的后背,开口:“甸甸,让明阳来吧。”

    程甸甸一边掏卡一边说:“哪有让你们付钱的道理,这两天你们只需要好吃好玩。”

    冤大头当多了,有些话说得特别顺口,就像以前她跟敏敏一块儿吃饭,都是她抢着付钱,然后付着付着也就习惯了。

    程甸甸问趴在收银柜台递给收银小姐信用卡,稍后另一张卡从她身后伸了过来:“算我的。”

    收银小姐已经习惯应对这样的场合,对程甸甸笑了笑:“付钱方面,就让男士优先吧。”

    收银小姐一边接过程明阳的卡,一边操作着鼠标,顿了下,惊讶地抬头:“你们包厢的钱已经付了啊。”

    程甸甸有点想不明白。

    这时有个领班模样的人走过来,解释了句:“是韩老太太一块儿结掉的,就是刚刚跟你换班的小芬操作的。”

    程甸甸有点头疼了。

    今天她为了应了爸爸那句不丢了面子,她专门从社里的摄影记者借来一辆车,摄影记者是一个富二代,开的车是最新的进口宝马。

    赵敏跟程明阳坐在后头,程甸甸打开冷气后问他们:“有订酒店么,如果没有我朋友那里可以住。”

    “已经订了。”赵敏说,“就在不远处的四季酒店。”

    程甸甸“哦”了一声:“那我直接送你们去那里吧。”

    “谢谢你啊,甸甸。”

    程甸甸:“没什么。”

    车内有瞬间陷入了一阵沉默,程甸甸不说话,安静地开着车,这辆车她没开过几次,所以并不是很熟悉,车速一直保持相对稳定的状态。

    突然,赵敏开口问:“甸甸,这车你是你爸爸送你的吧?”

    前方红灯,程甸甸停下车:“不是,我朋友的。”

    “什么朋友借那么贵的车给你开。”赵敏语气玩笑,“不会是男朋友吧?”

    程甸甸突然不想解释什么,看着开在前面的一辆的奥迪,转移话题,“叔叔阿姨还好吗?”

    “你说我爸我妈啊,挺不错的,现在我爸也弄了一个加工厂忙忙。”

    程甸甸没接话。

    赵敏又把话题兜了回来:“甸甸,明天带你男朋友一块儿见个面吧。”

    赵敏话音刚落,正好红灯停,绿灯行。

    程甸甸稍微踩了下油门,车开出十字路口依旧没有回应赵敏的话,然后一直沉默的程明阳开口:“甸甸男朋友想必是没时间。”

    赵敏“啊”了一声,“你怎么知道。”

    程明阳没有解释。

    程甸甸也摸不清头脑,直到程明阳和赵敏下车后,她把车开回小区后在车后座到了一本杂志,就是那本没有节操胡乱写胡乱ps的八卦杂志,摄影记者同事也买了一本,丢在车后面。

    车里光线晦暗,想不到程明阳还能看清杂志写什么,的确,她差点忘了,程明阳的视力一直很好。

    都说视力好的人有一双好眼力,所以当初程明阳能一眼看明白她是喜欢他的。

    杨欣说暗恋是甜的,程甸甸倒不知道自己那场无疾而终的暗恋是什么味道,苦的还是甜的,因为当时她还没有品出什么味道,她的暗恋已经中止了。

    晚上程甸甸又翻了翻杨欣的日记。

    班里百分之七十的女孩都喜欢韩益阳。杨欣在日记里这样写道。

    程甸甸想了想当时程明阳的情况,班里喜欢他的女生也很多,她和她的同桌也都喜欢程明阳,当同桌把揣着心里的秘密偷偷告诉她时,她只能呜呼一声,撞对象了。

    ……

    关于韩益阳成为全班女同学大多数的喜欢对象这件事并难理解,就像昆虫的趋光性,优秀出众的人永远像是一道光,即使他穿一样的校服,上一样的课,学一样的数理化,光仍是光。

    杨欣每天除了学习,每天就像一个侦探似的存在这个班里,她观察着班里的每个女同学,观察她们找拙略的借口跟韩益阳搭话,她不屑于怎么做,但是每天心里也想着许多能跟韩益阳说话的借口。

    当然,班里有个女孩不一样,这个人就是姜千榕。

    如果韩益阳是最耀眼的阳光,姜千榕就是生长在耀眼阳光下最明艳的蔷薇。

    帅气少年,漂亮女孩。连老师都乐意开他们玩笑。

    有一节物理课结束,年轻的老师扫了眼班里最亮眼的风景线,说笑道:“如果我是活动组织老师,下个月的校晚会一定让千榕和益阳一块儿参加。”

    班里有人起哄,两个当事人倒是反应不大,不过姜千榕微微弯起的嘴角还是落在了杨欣的眼里。

    杨欣觉得姜千榕真是虚伪到了极点,她开始讨厌这朵生长在阳光下的蔷薇了。

    如果姜千榕是蔷薇,那她是什么呢,永远生长在暗处的不明物体?

    一个学期,杨欣的学习从班里的中下游到中上游,从班主任手里拿到了进步奖状,班主任非常喜欢说教,每天两节晚自习,总有一节半要被他拿去思想教育。

    对杨欣的进步,班主任花了一节课时间对她进行了表彰,为了提高励志效果,她还说了杨欣的家庭情况,甚至提议要给她申请助学金。

    说到一半,杨欣猛地站起来:“老师,我家没有你说得那么贫困,也不需要什么助学金。”

    班主任大致也想到了自己的话可能伤害到了这个敏感又清高的女孩,让杨欣坐下后,笑了笑说:“不管如何,杨欣都是我们全班的学习榜样,我们都要学习她的积极向上,努力进取,力争上游。”

    杨欣真的更努力学习了,每次大家都去吃饭了,杨欣留在教室里奋力学习。

    有一次是韩益阳檫黑板,他擦完黑板全班就剩下杨欣一个人了。

    他随口问了句:“你还没有去吃啊?”

    杨欣埋头做着题目,没有回答。

    韩益阳扯了下嘴角,从杨欣的身边走过去,正要走出教室门口的时候,一道硬生生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今天数学最后一道你做了没?”

    这是什么语气?生硬、严肃,还带着莫名其妙的尖锐,好像要杀人?

    对,韩益阳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转过身走到杨欣的身边,低头看了眼她正在犯难的题目,稍稍说了说解题思路:“这道题需要用到三角函数的……”

    不过韩益阳只说到一半,一道男孩声音便从教室门口传来:“益阳,你还不去吃饭?”

    “好。我来了。”韩益阳说,然后匆匆对杨欣道,“回来再跟你说。”

    只是午饭回来后,语文老师立马来占时间考试,考试结束后是两节英语课,然后是体育课……

    之后韩益阳都没有再跟她继续说题目,杨欣想,他可能忘了吧。

    韩益阳其实没有忘,他记性很好,但是他总觉得杨欣这个女孩有点凶,他虽然不反感助人为乐,但是也不喜欢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

    对比杨欣的暗恋,程甸甸觉得自己的这场暗恋就像她这个人一样,多了一份“二”味。

    之后她回忆这段暗恋,与其说是一段暗恋,用顾明明的话,更像一场暧昧。

    程明阳给她买过一段时间的早餐包,她也给程明阳带过好几个星期的油条;程明阳某天抽风要认她当干妹妹,她也曾甜滋滋叫过他程哥哥;程明阳给她冒着教导主任的风险给她传过考试答案,她也曾大手一挥,帮他写他最头疼的作文……

    曾经,程甸甸觉得程明阳应该可能或许大概也喜欢着她,后来随着每天的成长,她一直被自己的主观感受欺骗了。

    一件小事可以被放大,某个错觉同样可以无数倍的放大,然后变成了自以为是的“他喜欢她”。

    或许程明阳的确对她跟班里其他女生不同,但这又怎么样呢,这个年少的情场高手正跟她玩暧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