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随侯珠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五章

    晚上程甸甸关电脑睡觉的时候,qq闪烁了一下,点开对话框,是程明阳发来的一条消息。

    “明天我来s市开会。”

    程甸甸托着下巴盯了电脑数秒,然后回了一个“哦”字。

    “要不要请我吃饭?”

    接着对方又发来这样一条消息。

    程甸甸回道:“没钱……”正要下线,对话框又开始闪烁,一个夸张的表情后,一排小字跃入眼前“哈哈,我是敏敏啦。”

    赵敏发来视频,视频还没有接通,赵敏的声音已经先从耳麦里传过来,她告诉她,她要跟程明阳一块来s市玩几天,可能需要她招待两天。

    半个小时后,程妈妈也打了电话,说敏敏要来玩几天,如果她有空就请假陪玩两天。

    程甸甸摁了摁脸上敷着的蚕丝面膜,开口:“我很忙,抽不出时间陪玩,最多抽出几个小时请他们吃一顿。”

    “甸甸!”程妈妈有点不开心,“敏敏难得来一次。”

    程甸甸二话不说挂了电话,整个人“大”字形状地躺在单人床上生闷气,过了会程妈妈电话来又来了,换了语气:“甸甸,是不是最真的很忙啊?”

    “你以为我撒谎呢?”

    “对不起啊,妈妈……”

    “哼,反正从小到大你就疼敏敏多一点。”程甸甸口气随意,然而心里的失落感大概只有自己清楚,“我怀疑是不是敏敏才是你亲生的啊?”

    “我倒是想这样,但是谁让我没这个福气呢。”程妈妈说笑道。

    真是一个不怎么好笑的笑话,程甸甸配合地笑了两声,挂断了电话,侧过身子时碰到了放在床头一本浅绿色日记本。

    程甸甸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一行漂亮的楷体小字“爱是世界上最强烈的柔情。”,小字下面是日记本主人的签名——“杨欣”。

    很漂亮的连笔字,想必是练习了很久,曾经她也在草稿纸上写了无数遍自己的名字,然后被程明阳拿去笔,弯下腰在她草稿纸的空白地方写她的名字,轻轻松松一个行云流水的签名字便出来了。

    之后这三个字被她无数遍的模仿。

    杨欣说她模仿过韩益阳的字,这个名字就是模仿他的字体写的,她曾经还用这样的字体给自己写过一封信,一封带着她所有青春里全部的情感,但是里面只有“杨欣,加油”四个字的信。

    杨欣,加油。

    ……

    是不是每个班级里都有那么一个女孩,她不吵不闹,但是衣着怪异,不爱说话,但是同学都怀疑是打小报告的惯犯,每天埋头学习,可惜学习成绩依旧处于全班的中下游,明明不爱说话,却出乎意料地会跟人大声争执问题,一定要争个输赢才罢休。

    她很不显眼,但还是常常从班级里的玩笑话里出现。

    比如“我今天看到你跟杨欣在一块说话了,你是不是喜欢她啊?”

    “你才喜欢她,你全家才喜欢她。”

    “杨欣那么爱找你讨论题目,你肯定是被她喜欢上了。”

    “你有病啊,她要找我讨论题目跟我有什么关系!”

    “……”

    他们大声讨论,丝毫不在乎这些话会传到当事人的耳朵里,无所忌讳,从来不觉得这些话会伤害到那个叫杨欣的女孩,或者说他们可能知道,但是都觉得没必要因为一个讨人嫌的杨欣,失去了自己取乐的权利。

    高一刚入学,学校组织军训,杨欣因为怪异的走路姿势开始成为同学的讨论笑柄,学生时代,笑料还没有现在那么多,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可能有一双最善于观察的眼睛,发现谁谁穿了名牌,谁谁跟谁谁多讲了一句话等等。

    杨欣刚成为笑话那阵子,因为当时谁也不熟悉熟悉,玩笑话还不会像后来那么肆无忌惮,所以男生只会在宿舍里私下讨论,至于这些“私下讨论的话”怎么传出来的,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会去关心。

    宿舍里,男生们幼稚地评选了“全班十大美女”,评选的时候他们是评委,是上帝,是可以操作一切的神,评选了“十大美女”后大概还没有消除他们指点江山的热情,然后他们又评选了“全班十大丑女”。

    十大美女之首是无疑被班花姜千榕拿去了,至于十大丑女,因为美女的标准多少大同小异,至于丑女的丑法,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标准,有人提名“xxx”,有人又说另一个女孩身上带着更难以忍受的臭味,最后有人提名了“杨欣”。

    想起杨欣怪异的走军步姿势,大家在哈哈大笑中全票通过。

    就在这时,有人问在上铺一直沉默不语的韩益阳:“益阳啊,今天还真难为你了。”

    难为什么?

    韩益阳是全班乃至整个高中军训时“正步走”最好看的男孩,杨欣也在日记里形容过那时候的韩益阳,白杨树一样的少年。

    杨欣学不会正步走,教官就让韩益阳给这个不起眼的女孩演示两遍。

    猛烈的太阳下,少年有着最笔挺的身姿,长腿直直的抬起,然后沉稳的落下地上,一步一步,那时候就这样一下一下地落在了杨欣的心上,那么重,又那么轻。

    ……

    程甸甸在小南国订了位子,赵敏挽着程明阳比约好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中间,程爸爸一条短信跑进她的手机。

    “打了些钱在你卡里,好好招待他们,别丢了面子。”

    程甸甸回了一个“谢主隆恩”,然后感动地把手机放回包里。

    他的爸爸,是最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那妈妈呢?

    妈妈是世界第二好。

    ……

    程甸甸想起小时候的童言无忌,失笑出声,就在这时,服务员领着一对男女推门而入。

    赵敏和程明阳。

    “好久不见。”程甸甸站起来打招呼。

    “好久不见,甸甸。”程明阳说,声音一如既往低沉厚实,跟记忆中区别不大,印象中程明阳好像有段时间处于变声器,然后一直没有变过来,不过以前的程甸甸,曾认为程明阳有着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厚实干燥的声线带着点点的慵懒,像是一道潺潺流动的溪水,一下子就流到了她的心上。

    赵敏立在程明阳身边笑得明艳动人,然后非常抱歉地解释说:“都是我不好,非要明阳陪我逛街买衣服,结果忘了时间。”

    程甸甸看了眼赵敏手里提着的大包小包,都是国际大品牌。

    很多年前,赵敏拉着她逛完整个农贸商场,一边在狭窄的试衣间试穿衣服,一边不屑地鄙视那些身穿名牌货的同学:“真受不了他们,穿个鸿星尔克还要在嘴巴里溜一圈,还tobeno.1呢,我看他们是土逼no.1。”

    ……

    有赵敏在,永远少不了聊天的话题,对于一个即将结婚的女人,话题很自然地引到自己的婚礼上。

    “甸甸,你觉得中式婚礼好,还是西式的?”

    “中西合璧的。”程甸甸感到一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扬了扬有点酸掉的嘴角,开口,“前阵子我有个同事就举办了一场中西合璧的婚礼,我觉得不错的。”

    “真的?”

    程甸甸点头,抬头的时候,程明阳突然开口问她:“你哪个同事?”

    她哪个同事,关他什么事?程甸甸笑笑没有回答,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

    “我出去接个电话。”程甸甸说,然后便拿着震动的手机快速走出了包厢。

    电话是主编打来的,平时跟主编通话从来匆匆挂断的程甸甸,这一次甚至主动聊起了天,聊昨天的民工事件,叙述完后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主编异常敏感地问了句:“甸甸,你不会在相亲吧?”

    “不是……有事我先挂了。”

    程甸甸走出走廊的一端,突然,一个小小的身子撞在了她的膝盖上,程甸甸低头,一个漂亮的小男孩奶声奶气地对她开口:“姐姐,你刚刚撞疼我了。”

    程甸甸咬牙,这个倒打一耙的小孩!